不上肇高不改名称的咸鱼雨汐!

请务必点开!

这里雨汐,底线是哈子哒哒,伤我都不能伤他。

我希望真正关注我的人只是喜欢我的文字才关注我的而不是为了搞关系之类的。【认真】

学生党,深度污腐宅,长期挖坑不填,万年杂食党。

【曦澄】晚吟,生日快乐

*严重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现代part,高中生

舅舅生日快乐啊,因为澄澄生日那天要期中考所以不方便发,所以提前发出来w

==============================

淡淡的花香,点点的花影。一阵微风拂过,携去了几点淡黄的花瓣,可风终究是超凡脱尘的游侠,不一会儿,花瓣就无力地落下,或许落在青石板路上,或许划过他清秀的脸庞,飘落在他的指尖,挂在他的衣上。

江澄坐在教室里,低头望着窗间投下来的斑驳树影。他从兜里轻轻掏出一条项链——那是一条样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项链,与众不同的是那上面淡蓝色的云纹——轻轻的,生怕被弄坏了似的捧着。手上攥得紧了,捂在胸口,再也无法忍耐住内心的喜悦,嘴角扬起了不知名的弧度。

看了一眼手机,时间还早。江澄随意地摆弄着衣角,隐去了笑容,心中却是小鹿乱撞,难以平复。猛的,手机响了。

“晚吟,我上车了。你在哪?”

他将手机仅仅握住,思前想后却还只是打上了两个字,“不急。”末了又觉得有些不妥,加上了一句,“你慢慢来。”

戴着紫电的手在空中随意划动,不觉又想起了那人,在空中写出了一个“曦”字。随即又羞红了脸,想要暂时地把那人忘掉。可是我们的江班长,那是不可能的啊。

不多时外面传来阵阵脚步声。江澄“唰”地从椅子上弹起来,看到来人又迅速坐下装作没事,顺便把手中的项链轻轻塞回抽屉——他的发小魏婴来取书了。

“师妹!在等蓝大哥吗?”魏婴跑过来拿了书对江澄说道,“生日快乐啊江澄,师姐说她晚上做莲藕排骨汤给你呢。”江澄怔了一下,随后开口:“我不是在等他我只是回来排练的,还有谢……”

“蓝湛我们走叭!”话音未落,魏婴就跑了出去,拉着蓝湛的手走到了校道上。

[江澄你在做什么啊怎么可能是在等他!!!早点回家找师姐不是更好吗!]

等待,通常是令人烦躁的,就像一杯不加糖的卡布奇诺,让人难以下咽,可是,恋人之间的等待绝非如此,它让人忘却了等待的无趣,忘却了等待的烦躁。

将近约定时间,此刻,他来了。

夏日的阳光沐浴着迎面走来的男子身上,脖子上戴着和江澄手中一样的项链——当然也绝不一样。不必说,这边是“曦”代指的人了。他叫蓝曦臣,曦为晨光,臣为君子,他也是这样的人,带来希望却又不失君子气概。

来到江澄面前,蓝曦臣把藏在背后的蛋糕拿出来,不大,刚好两人份。插上蜡烛,点着。

“晚吟,生日快乐啊。涣会一直陪着晚吟的。来,许愿吧。”

[我希望,高考时我们可以上同一所大学,可以和蓝涣一直在一起,健健康康的,师姐和魏无羡也好好的,爸妈不要经常吵架。]

睁开眼睛,吹熄了蜡烛,愿望一定都会实现的吧。

“蓝涣,谢谢你,我爱你。”

TBC.

【薛晓】暴躁薛洋带娃记㈢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借梗+修文

请继续叫我短小怪

=====================================

薛洋发现了事情的不对,抓起不远处的降灾,勉强站了起来对着里面的物体丝毫不敢懈怠。“啧,可别是什么魔物……”

那“道袍”动了两下,薛洋不敢放松,屏息凝神地望着这件“道袍”。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模样与晓星尘有几分相似的奶娃娃从道袍里钻了出来,这小孩约摸三四岁的样子,大拇指放在嘴里吮吸得津津有味,他叉着腿坐在棺材里,一双眼睛似是包含着万千星辰一般,扑闪扑闪地望着薛洋。

如果此时有人路过,一定会以为这是大哥哥在拿着假刀欺负幼年的弟弟。可这个“弟弟”见刀却丝毫没有害怕之意。

见状,薛洋嘴角微不可查的抽动了一下,谈了一口气,抓着降灾的手放了下来,强压心中的怒火,半蹲下来问眼前人的名字,而他只答:“晓星尘!”

薛洋心下一惊,连忙问了几遍,都是同样的回答。薛洋将放在旁边尘封许久的霜华放到“弟弟”手上,他拔了一下,这灵剑竟也是起了共鸣,出鞘三分。

眼前的种种迹象,让薛洋不得不接受眼前这个舔手指的一丝不挂的奶娃娃,就是他日思夜想的明月清风——晓星尘道长。

薛洋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恢复是另一件事,至少他已经回来了,什么都忘掉了。薛洋叹了口气,看着这个娃娃的脸,喃喃自语道“一直这样吧晓星尘……”

他想了一下,恢复了以前在义城时的声音,甜甜地对晓星尘说:“那我就叫你小星星啦。小星星就叫我阿洋吧。”薛洋对小星星露出了带虎牙的微笑。


【薛晓】暴躁薛洋带娃现场㈡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借梗+修文
请叫我短小怪
=====================================
“嗯……这都什么时辰了……”
薛洋悠悠转醒,离画血阵时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了。地上的血早已被风干,一些之前的伤口也结了痂,新切的一刀伤口也早就不流血了,暴露在空气中,触目惊心。
装有晓星尘魂魄的锁灵囊打开了,静静地躺在血阵上。薛洋看了一眼,迟疑了一下,而后走过去拿起锁灵囊,小心翼翼地放在晓星尘棺材旁,坐在地上。
“晓星尘……你去哪里了……”
其实这是薛洋头一次那么害怕。他不害怕失败,他害怕的是失败之后晓星尘永远回不来了。八年了,这次真的忍不住了,他不想再等,哪怕失去生命也会救会晓星尘的。
“等到晓星尘醒来,要杀要剐都随他吧……只要他,可以回来……”
下定决心,薛洋缓缓抬头望向晓星尘。
“卧槽!”
倒不是因为薛洋把晓星尘复活失败了,毕竟失败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一次了。重点是,里面的不是他记忆中晓星尘的躯体,而只剩下晓星尘一直穿着的白衣道袍。
果然……自己还是得不到他吗?现在好了,他仅存的魂魄自己也弄不见了,保存至今的尸体也不见了……或许留在那个姓宋的那里,他还能再回来……
等等,这道袍似乎会动……

【薛晓】暴躁薛洋带娃现场㈠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借梗+重修版
=====================================
义庄。
“晓星尘我告诉你,老子,老子这次再复活不了你,我就不姓薛!”薛洋在手上找了一处空位,嘴叼起降灾毫不犹豫地划了道口子放血,用血画好阵,把晓星尘的锁灵囊轻轻放在阵法中央,念起咒语。
双臂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证明了这个人已经重复这个法术很多次了。一本书被翻到了不知道哪一页,随意地躺在地上。血不住地往下流,可他就像是没有痛感一样,照着之前的方法继续画着这个阵法。
一个月前金光瑶看不下去薛洋整天念念叨叨晓星尘的样子,给了伤好之后的他一份古籍,按照古籍上的记录,只要放够足够的血来画招魂阵,心中只想着想要招的人,那么这个人的魂魄就有可能被迫回到锁灵囊里面。可惜记载着放血量还有注意事项的那一页被人撕了下来。“啧,小矮子,你这啥玩意,都记载不全。”“成美,你可以不要的哦,还有不要叫我小矮子。”于是最后薛洋还是把这本古籍接了下来。
没办法,一次次试吧,总会成功的吧。
从宋岚手上偷回被抢走的晓星尘的锁灵囊,薛洋回到了义城,像之前一样在义庄里住下了。
“道长……”薛洋还没来得及看清是否成功,就已经昏了过去,口中喃喃着的还是晓星尘。
这么多次了,大概,也不行了吧……对不起,道长。这是薛洋晕过去的最后一个念头……

【哈雨】

*皮这一下很开心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日九斤!
============================================
Part 0
雨汐注意她很久了。
Part 1
她是同级的学生,隔壁班的,成绩很好。
第一次见面是在雨汐第一次来到这个新的托管,她们的床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
因为第一次来,雨汐找了很久才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吃饭的地方,本想着笃定没有人像自己一样那么迟吃饭的了,却看到在那头的她——正匍匐在床上,专心致志的写着作业。
很好,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经过雨汐一段时间的暗中观察,这个小姐姐每天都会很晚才吃饭,中午也不睡觉,每天总是一声不吭的做到最隐蔽的几个位置静静地写作业,累的话就会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下,随后又会继续学习。
Part 2
观察了很久,雨汐的中午作息习惯渐渐和她一样,不看到她去吃饭自己就不去,每天拿饭故意排在自己后面,明明什么作业也没有却要给自己找事情做为的就是躲在她后面静静看着她学习,吃饭,睡觉。
雨汐会在夏日的午后透过凳子看她认真写作业的样子,字体娟秀,眉头紧缩,认真在草稿纸上演算着二次函数,额上的汗珠顺着她的脸庞流下;也会在秋日凉风习习时看一眼她的睡颜,睫毛很长,马尾随意的搭在肩上,一呼一吸都是那么有规律,而后给她盖上自己的校服,低头快步走开,装作没事,可那比春日桃花还红的脸蛋却已经说明了雨汐此时如小鹿乱撞般的内心。
雨汐不知道的是,那个小姐姐在校服下扬起的一抹笑意。
Part 3
“拐拐啊,我觉得我最近恋爱了,单相思那种。”雨汐坐在咖啡店里,随意地拨弄着手上的吸管,心不在焉的对自家挚友拐拐说到。
拐拐露出一种“自家白菜终于有猪要拱的表情”,欣慰地对雨汐说:“怎么不去表白?平日不是一副不要脸的模样嘛,现在就那么害羞了?”
雨汐还是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那是个女孩子。”
“咳,我就知道。那个隔壁班的嘛,学习挺好的,我看你天天上体育课盯着人家跑800m,还给人家买水说什么跑完步补充能量,我都没有那么好的待遇。”
“啊呀别说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这有什么啊,爱就要大声说出来。过两天篮球比赛你们就是队友了,好好把握机会啊。”拐拐说完就走了出去。
“机会……吗?雨汐你在想什么呢!”
Part 4
“哔——比赛结束!”
“你好,我叫哈子,可以陪我一起去厕所吗?队友?”抬头,是她!她和自己说话了!雨汐强忍住心中的激动,弱弱的说了一句:“好。”
正准备关门的时候,哈子挤了进来,反手锁上了门,把雨汐压在门板上,咬着她的耳垂,轻轻的说:“怎么,观察了我那么久,就那么害羞吗?你的一言一行我可是都看在眼里的。”
“你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要上厕所你把我放开!”雨汐的脸都要滴出血来了,想挣脱却发现她死死把自己禁锢住了。
“别装了,我好不容易抓到你,我可是不会放手了。”哈子空出一只手,捂住雨汐的眼睛。俯身,贴上了雨汐的唇。
“傻瓜,我也喜欢你啊。”
TBC.

【花怜】那就不要忍了(车)

*酒后乱性梗
*大型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那个,吃田螺的习俗是我这个小山村的习惯,用到文里不喜勿喷
==============================
夏天总是这样湿润多雨。
正值中秋佳节,花城和谢怜都在菩荠观里喝了些酒,但众所周知,太子殿下的酒量并不好,所以最后谢怜醉醺醺地趴在桌子上,桌子上放着还没吃完的田螺和月饼。
花城扑了几层草在菩荠观的床上,感受了一下似是比较舒服了,才把谢怜轻轻放到草席上,然后也躺到了谢怜身旁。
感受到环境的变化,醉酒后的谢怜起了身,动了动,手无意识的附上了身旁那具冰冷的人体,往对方怀里蹭了蹭,手也不安分的抚上了对方的胸膛,“三郎……嗯~”
“殿下……你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鬼是没有心跳的,但花城感受到那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无意识地游走,心跳加速。
而且,他硬了。
花城翻身压上了谢怜,压住对方的手,“哥哥,你这可是在玩火,别再摸了,好好休息,不然三郎怕是忍不住了。”
“那就不要忍了……三郎~”谢怜应声,抬头贴上了对方的唇。花城渐渐掌握了接吻的主动方,舌头在谢怜嘴里肆意的掠夺着里面属于那人的空气,谢怜想要逃避,却被花城按住了头。直到谢怜被吻得涨红了脸,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舌头,二人唇间扯出一条银丝。
花城在房子外面设了界,以免有人打扰自己和太子殿下相互借法力。他一层一层褪去了谢怜的衣服,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先发一段肉沫,明天有空继续写完它)

【双杰/微曦澄忘羡】睡前小故事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私设小孩子不知道自家爹爹的名字和羡羡的故事,不喜勿喷
==============================
今日蓝曦臣离开了莲花坞,偌大的莲花坞就剩下了江澄和蓝念晚。
“爹爹,外面打雷我睡不着了。你给我讲故事吧。”蓝念晚拖着枕头,睡眼惺忪地跑来即将睡觉的江宗主的寝室。
“啧,多大个人了还怕打雷。”江澄狠狠地瞪了一眼蓝念晚,却还是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说好啊,讲完故事就赶紧给我睡觉,不然打断你的腿。”蓝念晚抬头天真地看着爹爹,点点头。
“故事的主人公是两个男孩子。一个叫羡羡一个叫澄澄。”江澄思索了一下,缓缓开口道。
“羡羡和澄澄是非常好的朋友,并肩作战多年了,无话不谈。虽然羡羡和澄澄平时总会拌嘴,羡羡也比澄澄厉害,但羡羡总会把好东西留给澄澄,澄澄也把羡羡当成自己最好的兄弟,羡羡怕狗,澄澄就把自己养的狗全部都放出去了。”
“两个人会一起跑到姐姐那里抢一碗莲藕排骨汤。他们做好约定,以后他们两个人共同闯天下。”
“后来出了一些变故,羡羡离开了澄澄,澄澄的所有家人也都去世了。”江澄哽咽了一下,似是在压抑着情绪,继续说道。
“他们走上了不同的路,产生了很多误会。后来,羡羡也走了。澄澄找到羡羡生前喜欢吹的笛子,收了起来。”
“十三年后,羡羡回来了。澄澄很高兴,可羡羡很害怕澄澄,澄澄便默默地关注着羡羡。羡羡回来之后一直和叽叽一起玩,在一起聊天,和叽叽一起练手打怪,最后还结为了道侣。”
“回来的羡羡忘了当年两人做的约定,当年的很多误会也没有机会再解开了。家里只剩下澄澄一个人了。”
故事讲完了,江澄望着身边早已熟睡的小女儿,苦笑:“不过还好,我遇到了你父亲……”
“我也很庆幸我遇到晚吟了。”蓝曦臣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站在门口笑眼盈盈地看着江澄。
“蓝蓝蓝蓝曦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刚才。”“我我我我警告你别吵醒小晚!”
“怎么会呢。”起身走过去,在唇上轻轻落下一吻。“晚吟,你会一直有我在的。”
(〃ノωノ)“蓝曦臣!!!”

【晓薛】边缘文手挑战·糖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内容有私设注意
========================================
很多年以后,晓星尘终于安养好魂魄,眼睛也回恢复了。听说薛洋的事,晓星尘谢过了宋岚,不顾他的反对,回到了义城。如今的义城虽不及很多年前的繁华,但也总算是有了些人气在。
不过不知为何,那义庄却是始终没有拆。听当地的人们说,是这里有一只猫,每当人们想拆的时候猫就会跑出来把人们抓伤。
晓星尘推开尘封的大门,里面的陈设如之前一样,丝毫没有变过,只是因为许久没有人气,物品上都落了灰。自己睡的棺材旁还摆着一把通体漆黑的剑。
——那是薛洋的降灾。
晓星尘走过去,抱着剑,呆呆地靠在棺材旁。那么多年了,其实自己也早就放下了吧。
腰上传来酥痒的感觉,晓星尘低头一看,一只通体漆黑,只有四只爪子是雪白的小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正在乖巧地舔着晓星尘腰上的糖——刚刚来的路上顺手买的,明明就不会有人吃了啊。
晓星尘把糖袋子从腰间取下,剥开一颗糖,放到了那只猫咪的前面,小猫闻了闻,一本满足地舔着糖。
“你就是在这里护着义庄的小猫咪吗?”晓星尘顺着猫背撸着猫毛,揉着他的后脖子,他这才注意到小猫的左手(?)有残疾,“你若是没有主人,便随我生活在此处吧,可不要再乱跑了伤人了。”
得到晓星尘的允许,猫咪先是一愣,继而抬头用脸蹭着晓星尘的手,不过听到最后一句话猫咪还是别过头作势离开,不过晃动的猫尾很好的证明了小猫如今开心的心情。(真香)
这个地方便多了一个新客。
偶然有一次,晓星尘对着猫咪叫了一声“阿洋”猫咪乖巧地从棺材里冒出头,跳到晓星尘身旁,甜腻腻地叫了一声,顺便蹭了蹭晓星尘的腿。晓星尘抱起他放在自己怀里,挠着他的下巴颏儿。此后猫咪就落得了“阿洋”的名字。
阿洋很乖,不会吵闹,也不会乱抓坏东西,只是每天晚上都会钻进晓星尘的被窝里,早上缠着晓星尘要糖吃,平时没事的时候也总跟着晓星尘,或者蹲在降灾旁边嗅一嗅。
晓星尘也习惯了阿洋的存在,晚上睡觉时会下意识地抱紧阿洋,早上起来的时候也会帮阿洋剥好糖纸把糖放在阿洋身旁。
吃完晚饭晓星尘也会继续去夜猎,而阿洋就跟在晓星尘后面,帮不了忙就默默看着晓星尘。
两人就这样相处了半年。
一天起床,晓星尘突然发现阿洋不见了。
找遍了家里每个角落也没有,平时夜猎的地方也没有出现,晓星尘懵了,一连几天都没有去夜猎。
晓星尘还是会在晚上习惯性的搂一搂隔壁,却只有冰冷的被子在身边,没猫咪的温度;早上也会依旧帮他剥好糖纸,可却没有猫来舔舐。
晓星尘生日那天,买了壶酒。听说酒可以消愁,他便买来一壶老酒。失去了他,现在连一点能寄存自己对他臆想的小猫都失去了。
修道之人酒量并不是很好,没喝几碗晓星尘就睡下了。
朦胧之中,晓星尘感受到一个人轻轻把自己抱起来放到了床上,嘴里还咒骂着。
“啧,怎么和之前一个德行。”
熟悉的句子,熟悉的语气,晓星尘登时醒了过来,“阿洋……是你吗?”阿洋被拉住了手,只能回头,苦笑着看着晓星尘:“道长……是我啊。”“薛洋……”晓星尘用力把阿洋,不,薛洋,用力往自己身上一带,一个翻身压住了他。
“不要再离开我了。”
========================================
“晓星尘!你的明月清风呢?我看是污风浊月吧!!!”薛洋躺在床上扶着自己的腰。两只没有收回去的耳朵微微抖动着。
“阿洋化成猫咪骗了我那么久,该罚哦。”晓星尘转头,俯下身亲吻着薛洋。

【魔道/天官】众小受的女装现场㈣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内涵cp忘羡曦澄晓薛聂瑶追凌花怜风情
*微现代梗
㈠忘羡
㈡晓薛
㈢花怜
====================
【风情】
风信:“我操,慕情,你搞什么?”
慕情翻了个白眼:“啧,你爱看不看。”然后小声嘟囔了一句,“给你准备礼物还生气。”
慕情现在头发被绑了两个小辫子,上身穿的黑衣只是刚好遮住胸前两点往下的部分,下身是一条灰色小短裙,脖子那里还系了一个红色的蝴蝶结。“别看了,我要脱了。”
心不怎么细的风信发现,慕情脸红了,而自己,有反应了。
风信:“我操了,我真是操了,我他妈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你这副样子。”说着把慕情放到了玄真殿的床上。
“我靠,风信你干什么……唔!”
“干你。”
(拉灯吧,想看的自己想办法去玄真殿看去)
【追凌】
“魏前辈说给我准备了一份礼物,不知道是什么呢……”蓝思追一边往家赶一边想着这件事,“也不知道阿凌现在怎么样了。”
他和金凌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始终没有进行到那一步,二人也因为还是学生的原因一直分居,直到这个暑假高考完才在商量着搬到一起住的事。
“嗯?我早上出来忘了关门吗?”蓝思追推开没有上锁的家门,走了进去。
金凌身穿一件深V字形的红色连衣裙,前面的小茱萸只靠着两条肩带勉强遮挡一下,前面的V字毫无保留的露出了金凌平坦的小腹。他的手和脚都被手铐铐住了,正呈现鸭子坐的姿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蓝思追刚走到客厅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傻了眼。
“蓝愿!你别误会啊!这是魏无羡那个死gay弄的!你别看了快把我放下来我要回去了!”金凌面色潮红地看着流鼻血的蓝思追,对他说道。
“阿凌,我要亲手拆礼物哦。”蓝思追坏笑着走到床边,解开手铐,抱起金凌……
(拉灯×n)
========================================
小朋友组真的不好写啊QAQ
那个礼物来自于以前看过的一个条漫里面的梗,侵删致歉。

这是被吞了的车´_>`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一台小破车
老福特你再吞我车我搞死你
感谢小可爱 @今天也是想表白太太的痴汉哈子!(இωஇ ) 支持!
哈子哒哒七夕快乐mua(●・◡・●)ノ♥